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为什么韩国艺人跳不出被压榨的怪圈?

为什么韩国艺人跳不出被压榨的怪圈?

发布时间:2019-12-02 08:15:49   文章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4210

文|裸乐,作者|柳承志,编辑|范志辉

10月14日,韩国女艺术家雪莉在家中去世,结束了她短暂的25年生命。在宣布死亡后,中国和韩国的网民压倒性地认为网络暴力和抑郁是桃女孩垮台的原因。“雪崩期间没有雪花是无辜的”这一“雪花理论”在热门搜索评论中广泛可见。

从上世纪末韩国浪潮席卷亚洲甚至全世界以来,韩国艺术家遭受的不平等待遇和各种潜规则时有所闻,艺术家自杀的消息并不少见。据不完全统计,从2005年到2017年,韩国艺术家杀害了30多人,包括李恩珠、郑多彬、崔真实、张紫妍、金成民、sg wannabe的蔡东河和shinee的金钟铉。然而,他们平静地死去,仿佛一切都是幻觉。

甚至在今年上半年引起广泛关注的“胜利门事件”和今年上半年发生的“张紫妍自杀事件”也终于消失了。与全世界k-pop粉丝的期待相比,外表亮丽的韩国偶像似乎陷入了被挤压的泥沼或怪圈。

韩国娱乐业撬动了韩国经济,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一次又一次吞噬着舞台上数百万人喜爱的韩国偶像。穿着华丽的长袍,长满虱子。

韩国艺人的生活状况令人困惑。有必要提及2009年的“东方神起终止事件”。在韩国流行产业链如火如荼的时候,这一事件将韩国娱乐业的生态推到了前沿。尽管此案已经持续了十年,但对东方神起前成员甚至韩国娱乐圈的影响仍未停止。

2009年7月31日,东方神起的金在中、朴玉春和金俊秀就不公平的奴隶合同和收入分配对sm提起诉讼,指出他们签署的合同极其不公平:

一是服役期长达13年,加上2年兵役,合同延长至15年以上;第二,专辑合同的条款极其不公平,每个人卖出50万张专辑只获得1000万韩元(约合56000元人民币)。第三,合同太满了。在他职业生涯的五年里,成员们一年只有一周的假期,其余时间只有三到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第四,如果提出终止协议,将需要高达数千亿韩元的违约赔偿金。

2009年10月27日,韩国首尔中央地区法院裁定sm与东方神起的独家合同无效。同年12月21日,金在中、朴玉春和金俊秀成立了另一个jyj集团开展活动。直到2012年11月28日,金在忠、朴玉春和金俊秀与sm签订了和解协议,确认双方的协议从2009年7月31日起无效,并规定双方今后不得干涉对方的演出活动。

但是和解后,金在中国、朴玉淳和金俊秀的生活并不顺利。2013年,由于高层指示,金俊秀个人专辑的发行被取消。2014年,jyj受到了韩国亚运会组委会的不公平待遇。2016年,在sm的压力下,第25届首尔民谣奖的组织者仍然没有邀请jyj成员金俊秀参加颁奖仪式。

可以看出,即使它直接促使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kftc)命令韩国19家娱乐公司修改其230名艺术家的不公平合同,即使有jyj法,该法保证以其新团体命名的艺术家在没有明确理由的情况下不会被阻止出现在电视剧中,金在忠、朴玉春和金俊秀仍然无法逃脱娱乐圈有形和无形的制衡,并被屏蔽或伪装。这种情况表明,艺术家的权利从未动摇韩国娱乐圈混乱的基础。

金在忠、朴玉春和金俊秀15年职业生涯的经历是韩国娱乐圈不平等对待艺人的一个例子。被禁止或变相禁止的经历可以被视为韩国艺术家捍卫自身权利的血泪。

从本质上来说,“东方神起终止事件”是韩国艺术家对娱乐业奴隶契约的抵制,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韩国艺术家的工作环境,但目前仅限于一定程度。暴露的奴隶条款、娱乐公司对艺术家私人生活的过度干涉、艺术家收入比例的不平等以及猖獗的财阀统治在韩国娱乐圈早已根深蒂固,难以根除。

让韩国艺术家更害怕的是,当艺术家提出关于行业不公平或个人需求的问题时,韩国市场的领导者不会直接和积极地回应。俗话说,“上层有政策,下层有对策”。例如,在实践中,该公司将灵活地将法律合同的7年期限操作为专辑发行的7年,或者将艺术家和公司之间的划分设计为37或28年。

他们一直认为市场完全有能力消化这些情绪,并将在短时间内忘记这些问题。毕竟,并不是每个艺术家都有东方神起的知名度和市场。让韩国艺术家胆怯的是,即使像东方神起这样受欢迎的明星也无法避免被禁止或变相禁止,从而给他们的权利泼了冷水。

针对这一事件,韩国艺术家和社团协会政策成员金尚哲(Kim Sang-chul)表示:“有趣的是,jyj一案赤裸裸地暴露了文化和艺术的隐藏圈,即文化和艺术世界中资本的市场力量。长期以来,每当独立音乐家提出不公平平台的问题时,他们都会遇到来自商业艺术边界、不受欢迎的音乐类型、公共取向等方面的反驳。,缺乏经济补偿也将被市场化反驳。然而,jyj已经向超级粉丝展示了其卓越的市场竞争力,但在无线电视音乐节目中仍然看不到他们。这个案例彻底驳斥了以前对音乐家的反驳。”

换句话说,在他看来,“东方神起的撤军”仍然是一个特例,解决方案并不完美。

你想一个人打破韩国娱乐圈的不平等吗?东方神起之后的其他韩国艺术家可能没有他们“幸运”。

自2009年“东方神起终止事件”以来的十年中,除了各种不平等之外,自杀案件也非常突出。那么,为什么韩国艺术家仍然无法跳出被挤压的恶性循环?

音乐先驱认为,大致有三个原因:第一,财阀的垄断和社会秩序的固化;其次,当地娱乐业的市场容量很小。第三,文化制度和舆论的压力。

从政治、经济和社会秩序方面来看,韩国财阀的垄断和社会秩序的固化是韩国艺术家难以走出被挤压的恶性循环的根本原因。

三星、lg、sk、乐天、现代等五家财阀垄断并瓜分了与普通人相关的科技、能源、食品、服装、住房和交通等所有领域,韩国的经济命脉被他们牢牢锁住。

以三星为例。从电子通讯到军事工业,从酒店和医院到时尚品牌和媒体行业,三星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占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0%。另一方面,《华盛顿邮报》更直接地称韩国为“三星共和国”,称韩国生活中有三件事是不可避免的:死亡、税收和三星。政府与财团之间的利益纷繁复杂,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强大的权力与金钱纽带和利益共同体,社会秩序得到了巩固。然而,社区外的人别无选择,只能取悦他人或加入其中。

例如,2017年,三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兼三星电子副主席李在镕被指控在朴槿惠的“女朋友干预政治”事件中受贿,但最终他还是离开并重新掌权。2019年,大爆炸成员李胜利的夜总会性娱乐事件曝光了一系列非法行为,如非法赌博、吸毒、偷拍、性暴力等,最终烟消云散。

韩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特权阶层财阀总是在法律面前得到优待。法律由国家制定,但财阀是自由和不受约束的。在某种程度上,韩国娱乐业已经成为政府和财团的后花园。艺术家成了受害者。与雪莉有关的自杀不过是国家层面腐败和混乱的一根羽毛。

其次,韩国作为一个国土面积小、语言辐射范围有限的地理小国,是经济文化产业布局不可避免的短板。以高压职业和教育环境而闻名的韩国,在各行各业都有社会压力。

根据韩国国家青年政策研究所2014年的一项调查,近53%的高中生缺乏睡眠,因为他们晚上学习。90%的受访者说他们工作日的空闲时间不到两个小时。韩国娱乐圈的竞争压力也是如此,无数学员抱怨睡眠不足。

在大热崛起之前,韩国音乐产业几乎被三大娱乐公司sm、yg和jyp垄断,而cj娱乐则是韩国影视行业的领先娱乐公司。这四家公司的规模和工业产出令人惊叹。

根据sm的一份报告,每年申请加入该团队的人数包括9个国家的近30万人,世界各地的400名作曲家,以及每年约12,000首歌曲的样本。与此同时,截至2016年,韩国受训人员人数已超过100万,但只有1440名受训人员签署了法律协议。可以想象,参与演出的艺术家所面临的替换和压力只不过是一场新轨道的“军备竞赛”。

在韩国娱乐圈的造星机制下,该机构将培训、管理和包装渴望成为流水线上明星般产品的年轻男女,然后将他们推向接近饱和的市场。如果一位艺术家不受欢迎,该机构可以立即引进另一位继任者,这使得许多韩国艺术家生活在“没有曝光的一天可能导致精疲力竭”的压力之下。

除了艺术家必须时刻保持高度流动性的压力之外,艺术家还面临来自文化体系和公众舆论的压力。

受儒家文化影响,韩国舆论在倡导大家庭、等级制度、有序礼仪和服从长辈的基础上,形成了高度统一,强调绝对服从国家和家族祖先。企业文化也是如此。在许多韩国企业中,绝对服从已经成为企业内部难以言喻的默契。著名的实习生制度是这种企业文化的产物。

”看到老师从远处走来,学员们立刻像弹簧一样从椅子上跳起来,鞠了90度的躬,不再说话。有序的教养是礼仪的第一课。当他们第一次到达韩国时,他们一点也不明白。”“gq实验室”在文章“韩国受训者系统:大规模生产偶像的“饥饿游戏”中描述了这一点。

然而,在这种企业文化中,当韩国艺术家倡导自己的权利和表达自己的意愿时,他们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公众舆论的攻击。这种自我意识将被贴上“淘气”的标签,包括雪莉。

让人们有些无奈的是,尽管韩国国民和政府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试图使用实名制来减轻网络暴力对公众的影响,反对舆论引发的网络暴力。然而,在2005年“扯淡女人”事件、2009年崔真实自杀事件、2011年互联网用户信息披露以及2012年违宪裁决之后,他们最终以失败告终。

崔真实

在某种程度上,韩国社会的不平等问题可能真的是一个长期的问题。生活在这种政治、经济和文化环境中的大多数公民都深感痛苦。财阀在绑架经济的同时也在控制政府。是节约还是公正,是工作还是直言不讳已经成为公民们的两难境地。

数据显示,2013年,韩国每10万人中约有28.7人自杀,居世界第二。自杀已成为韩国10至39岁人群的主要死因,平均每天约有40人死于自杀。与此同时,韩国也是10至19岁青少年自杀率最高、60岁以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

“自杀无处不在,”韩国作家金英豪在《纽约时报》针对当代韩国社会的评论中说。艺术家被无限期压榨和透支的韩国娱乐圈也不例外,甚至更糟,成为一个无法打破的恶性循环。

从20世纪60年代韩国政府颁布发展文化产业的相关政策,到80年代中期提出发展文化产业作为战略,再到1998年韩国正式提出“文化立国”的政策,韩国娱乐业在美国、日本等传统文化产业强国中脱颖而出,形成了独特的“韩流”发展模式。从任何意义上说,韩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和模式对世界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另一方面,2008年金融危机后韩国娱乐业的混乱令人遗憾。在这些混乱的场景中,发展较晚的中国娱乐业可能会从中吸取教训。我们要注意行业垄断的隐患、艺术家的心理健康、舆论的正确引导、文化主管部门责任的划分以及法律法规的实施。

这把刀切面包和手指。娱乐公司失去了艺人,不能玩游戏。

参考: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陕西十一选五 山东十一选五 500彩票 辽宁快乐十二 广东快乐十分

上一篇:长安街崛起“城市森林”
下一篇:大学生体育"挂科"可能影响毕业 释放出哪些信号?